“当你在这样一场比赛丢了这样一个球之后,你不禁会自问:这还是你喜欢的足球吗?每一次进球之后,你都不知道可不可以庆祝。”卢卡斯·格特勒的郁闷完全可以理解。

第91分钟,这位德国中场利用角球机会头球破门,令康步公园陷入疯狂。然而,视频助理裁判却在终场前一刻,彻底夺走了圣加仑的绝杀喜悦。裁判比耶里先是在查看录像后判罚穆海姆禁区内手球犯规,补吹给伯尔尼青年人点球。然而,法国中锋瓦罗打向球门左侧的射门被阿蒂·齐吉扑出底线!

正当康步公园再度陷入疯狂,VAR又发现阿蒂·齐吉双脚提前离开了球门线,比耶里判点球重罚!瓦罗再度操刀终于破门,此时时钟已经来到了99分钟。经历1比0领先到1比2落后,再到3比2准绝杀,却最终被绝平3比3,圣加仑感觉如同输掉了比赛。

格特勒吐槽道:“对卢塞恩的第一场比赛,我们被吹了一个点球,那不是明显错判。在巴塞尔,我们被吹掉一个进球,那也不是明显错判。今天我们因为门将犯规而被吹点球重罚。100次点球里有97次会出现这种情况,但从来不会吹罚。”接着他深呼吸并略有所思,接着说道:“我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我还是少说为妙吧。”

事实上,这场极具戏剧性的瑞士天王山之战以3比3告终,并没有令圣加仑成为输家。相反地,他们得以继续凭借5个净胜球的优势,力压同积45分的卫冕冠军青年人,在23轮之后领跑瑞士超——这已是圣加仑连续第4周待在这个位置上。2月2日,这支瑞士东部球队依靠替补前锋安德烈·里贝罗在补时第3分钟补射破门,客场2比1绝杀了老霸主巴塞尔。由于前一天青年人在客场输给卢塞恩,圣加仑近8年来首次登顶瑞士超。

继青年人在2017/18赛季打破巴塞尔对瑞士超长达8年的垄断,并实现两连冠之后,如今瑞士超又有望迎来新的霸主——尽管经历这样一场榜首大战之后,《圣加仑日报》觉得“似乎有人不想要瑞士的莱斯特城”。

成立于1879年的圣加仑是瑞士最古老的俱乐部之一,史上曾两次赢得顶级联赛冠军,第一次远在1904年,而最近一次则是1999/2000赛季。而自瑞士超在2003年面世以来,这家瑞士东部球会的最佳成绩只是2012/13赛季的第3名,甚至还曾2次降级。

上赛季,圣加仑高开低走,第6轮战罢一度高居第2,但倒数第6轮打完跌至第8(瑞士超10队打4循环,倒数第1直接降级,倒数第2参加降级附加赛),感受到巨大的保级压力。最后一轮,仍有冲欧希望的圣加仑令人失望地在客场被苏黎世1比1逼平,最终拿到46分,与另外3队同分,但因净胜球最少而屈居第6,将将错失欧战资格与至少300万瑞士法郎奖金。

赛季结束后,圣加仑送别了队史最成功的球员之一巴尔内塔。这位由圣加仑一手培养成才、曾征战德甲长达11年的名将2017年从美国大联盟的费城联回归,发挥两年余热后决定挂靴。与巴尔内塔一同告别的,还有谢罗、阿希梅鲁、维特韦尔和洛帕尔等骨干。

取而代之的是像格特勒、德米罗维奇、小克林斯曼、勒塔尔等来自非主流联赛或足球强国低级别联赛的无名小卒,以及从梯队提拔上来的青年才俊。而且除了在格特勒身上花了一笔小钱,新援基本都是免签或租借而来。没有人知道,等待这支瑞士超平均年龄最小球队的将是一个怎样的赛季,但反正没有谁相信他们会参与冠军竞争,特别是当他们前5场联赛就3次落败,甚至在瑞士杯第二轮就被次级联赛球队温特图尔淘汰之后。

出人意料的是,正是在温特图尔遭遇滑铁卢后,圣加仑突然脱胎换骨。将阵型从433变成442菱形中场之后,他们在随后11轮联赛中豪取28分,包括多达9场胜利,其间只是客场输给过卫冕冠军青年人。即便是在这场唯一的败仗当中,圣加仑也赢尽喝彩。他们在上半场一度1比0和2比1领先,在下半场初段扳平过3比3,最终才在这场令现场超过28000名球迷如痴如醉的进攻大战中以3比4惜败。瑞士《联邦报》赛后盛赞圣加仑“迸发出能量”,踢出了一场“高水平、有进攻精神以及节奏非常非常快的1比赛”。《新苏黎世报》更是打出了这样的标题:“谢谢,亲爱的东瑞士球队。”

化腐朽为神奇的是57岁的德国人彼得·蔡德勒,瑞士媒体和球迷口中的“魔术师”。他曾在斯图加特青年队工作多年,还在霍芬海姆辅佐过“足球教授”朗尼克长达3年,参与过那个一度震惊欧洲足坛的德甲处子赛季。

从2011年夏天起,蔡德勒出国闯荡,先是执教法乙的图尔。2012年夏天,他应朗尼克邀请,入主萨尔茨堡红牛的“卫星队”利弗林,当季就率队赢得地区联赛西区冠军,并在升级附加赛中击败林茨而升上奥乙。2015/16赛季,蔡德勒接替转投伯尔尼青年人的许特尔(后来正是许特尔带领青年人打破巴塞尔的垄断),成为萨尔茨堡红牛主帅。但仅仅半年之后,他就因战绩不佳下课。此后,蔡德勒又在瑞士(锡永)和法国(索肖)留下过足迹,直到2018年夏天入主刚刚经历一年内两次更换主席,以及更换体育主管和主教练各一次的圣加仑。

在深得朗尼克真传的蔡德勒下,全队平均年龄只有23.4岁的圣加仑在比赛中呈现出典型的“红牛风”——快速、高压、团队协作,门将还要兼任清道夫。这一切,不仅建基于球员年轻和体能充沛,还有团结与纪律严明之上。

为了营造良好的团队氛围,蔡德勒这位“孩子王”将自己以往在学校里当老师以及执教青年队时的管理方法,用在了年轻的圣加仑身上。从本赛季开始,他给球队制定一个“值日表”,以7到8名球员为一组,每两周轮换一次。一旦轮到自己值日,球员就要负责在训练前准备好足球和各种训练器材,训练后又要把所有东西放回原处,并且清理掉训练场上留下的垃圾杂物。此外,值日球员还要负责保持更衣室、理疗室和鞋房的整洁。蔡德勒笑着说:“这运转得挺好的,但也会有例外。有时候我们不得不负责善后。”

在瑞士其他职业队里面,球员值日也是常见的事,但这一般都是年轻球员的工作。而在圣加仑,全队都一视同仁。蔡德勒就说:“所有人都要参与,包括老队员。”

圣加仑是联赛中客场成绩最好的球队,也是攻击力最强的球队。击败巴塞尔的登顶之战,圣加仑首发11人平均只有22.45岁,其中4名后卫——黑夫蒂、穆海姆、法兹利伊和斯泰尔伊乌分别只有22、21、20和17岁!

这条“U20防线”绝非临时拼凑而成,而是属于常态。右后卫黑夫蒂未满18岁就出道,上赛季就开始担任队长。年仅17岁的主力中卫斯泰尔伊乌更是早熟得吓人,一年前上演瑞士超处子秀时只有16岁11个月3天,队史仅次于如今效力于不来梅的瑞士国脚右闸米夏埃尔·朗。

斯泰尔伊乌的父亲来自希腊,母亲则是塞尔维亚人。去年4月20日主场对卢塞恩,恰逢圣加仑俱乐部成立140周年的大日子。结果斯泰尔伊乌出现失误,导致圣加仑半场0比1落后,并最终以1比2落败。中场休息之后,蔡德勒立即就将斯泰尔伊乌换下。蔡德勒当时说:“这究竟是不是正确的决定,我不知道。但跳台滑雪运动员在摔倒之后,都会立即回到山上。”

事实证明,蔡德勒对斯泰尔伊乌是出于保护,而非不信任。本赛季开始之后,这位超级新星抓住加纳中卫努胡十字韧带撕裂的机会,坐上了主力位置,并回报了蔡德勒的信任。以中卫的标准,身高只有1.80米的斯泰尔伊乌只能算是个小个子(尽管还有继续长高的可能性),头球并非强项,但他速度快,头脑异常冷静,大局观出色,稳健得完全不像是一个高中生。如今担任球评家的瑞士名宿布鲁诺·贝尔纳认为:“他是我心目中的本赛季最大发现。他让后防保持稳固的表现令我印象深刻。”

斯泰尔伊乌的中卫搭档勒塔尔也只有21岁。这位出自雷恩和甘冈青训营的法国小将,上赛季在德丙球队VfR阿伦还很难踢上比赛。做客巴塞尔时,由于勒塔尔停赛,20岁的法兹伊利取而代之。这位本赛季才从梯队提拔上来的瑞士本土中卫或后腰非常神奇:在他参加的前13场比赛当中,圣加仑保持全胜!客胜巴塞尔,正是他利用角球机会扳平1比1,这也是其职业生涯处子球。而对青年人的榜首大战,又是他在开场仅10分钟就利用任意球机会为圣加仑首开纪录,可惜神奇的全胜纪录最终未能保住。

对于身后这条如此年轻的后防线,就连曾在瓜迪奥拉手下代表拜仁踢过1场德甲的中场格特勒也表示“惊讶”,“我从来没见过类似的情况。我们的四后卫体系平均年龄只有20岁。人们可是一直都说,四后卫里面得有老将才行。”甚至连主力门将阿蒂·齐吉也只有23岁,这位加纳国门是在冬窗才从蔡德勒的前东家索肖加盟,取代转投米德尔斯堡的原主力斯托扬诺维奇。

锋线同样是年轻人的天下。出自巴塞尔青训营的瑞士国脚中锋伊滕已是一众锋将里年龄最大的一个,但这位圣加仑队内头号射手也不过23岁。他的主要搭档德米罗维奇和博里斯·巴比奇分别只有21岁和22岁,而被蔡德勒放在前腰位置上的瑞士U21队主力中锋吉耶默诺则是22岁。

相比于年轻得不合常理的后防与锋线,圣加仑中场则是依靠“老将”,例如25岁的格特勒,蔡德勒称之为本赛季的“王牌转会”。加入圣加仑之前,这位中前场多面手尽管拥有拜仁背景(2014/15赛季效力于拜仁二队),但在德乙凯泽斯劳滕和荷甲乌得勒支的发展都不顺利,如今则成为圣加仑的场上领袖之一,也是蔡德勒的“场上代言人”。格特勒的存在,也让身后的队长黑夫蒂表现更上一层楼。

除了蔡德勒和格特勒这两个德国人,圣加仑还有其他德国元素。例如双助教之一是希腊人阿马纳蒂迪斯,就是那位留着一头不羁的长发,效力过斯图加特和法兰克福,德甲生涯留下198场54球记录的前锋。而体育主管则是效力过拜仁的瑞士名宿阿兰·叙泰,蔡德勒正是他请来的。从阿拉维斯租借而来的波黑前锋德米罗维奇生于汉堡,曾在汉堡和莱比锡RB接受青训。替补席上,还有去夏从柏林赫塔自由转会而来的“慕尼黑人”小克林斯曼。

除了瑞士和德国,圣加仑队中另一个重要元素是西班牙。格特勒的两名中场搭档都来自于西班牙——同为26岁的后腰金蒂利亚和左前卫维克托·鲁伊斯。曾在拉马西亚受训的金蒂利亚既是圣加仑的节拍器,也是主要射手。此外,他还是个语言天才,在队中起到团结瑞士、法国和西班牙球员的重要作用。

2018年夏天来到圣加仑之前,金蒂利亚只是混迹于美国的第二级别联赛——北美足球联赛(NASL)。但仅仅一个赛季之后,他就与几家德甲俱乐部传出了绯闻。本赛季至今,他已在联赛中斩获队内并列最多的9个进球,堪称队中MVP。对于圣加仑至今仍然能留住如此优秀的一位人才,瑞士媒体也感到很是意外。

前半程收官战,圣加仑在主场1比3输给排名中游的苏黎世,以第3名进入冬歇期。前两个循环,圣加仑面对苏黎世和青年人都是双败,但此时已经没有任何一个对手再敢轻视这匹大黑马。瑞士《日报》体育部主编洛尔在半程总结时指出,瑞士超冠军已经呈现出青年人、巴塞尔和圣加仑三强争霸的局面,“圣加仑这支年轻球队刮起了一股旋风。他们肆无忌惮,令对手不知所措,在第3的位置上过冬。后半程对于圣加仑将是巨大的考验。期待值提升了,圣加仑从追赶者变成了被追赶者。看看这支年轻球员如何应对新的出发位置让人感到很兴奋。”

圣加仑没有让洛尔和球迷失望,他们在后半程开始后立即重返胜轨,并通过客场击败争冠对手巴塞尔的强势表现,一举登顶。在这场大战当中,除了开局阶段是巴塞尔占据上风,并在第19分钟首开纪录,剩余时间都是圣加仑围攻。全场比赛,圣加仑射门28比7,射正21比4,占据压倒性优势,压哨绝杀完全是水到渠成,绝非侥幸。而与青年人这场榜首大战,圣加仑也是场面占优并创造出更多机会的一方。

不过,年轻的圣加仑要最终称霸,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与青年人以及巴塞尔的决斗,还远没有分出胜负的时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