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荒诞的电影情节,而是发生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线日,黎巴子沙丽·哈菲斯在一些激进分子陪同下,持玩具枪闯入贝鲁特的一家银行,抢走了自己“被银行把持”的1.3万美元存款。

哈菲斯告诉当地电视台Al-Jadeed,她急需这些钱救助患癌症的姐姐。她的银行账户里有2万美元,但每月只被允许提取200美元。情急之下,她想起了侄子的玩具手枪。

“我求过银行经理,告诉他我姐姐快死了。”她说,“她的时间不多,我已经没有什么可失去的了。”

为筹集医疗费,哈菲斯变卖家产,甚至考虑过卖掉肾脏。穷途末路之际,名为“存款人抗议”的组织主动上门,表示愿意帮她“抢银行”。

目击者称,最终,哈菲斯带着“装在塑料袋里的现金”离开了银行。许多人没有她这份“幸运”。

“存款人抗议”的负责人阿拉·科尔奇德告诉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该组织试图帮助一名男子闯入偏远的阿利镇的一家银行,但无功而返——银行已经拿不出一枚硬币,哪怕来取钱的人带着一把猎枪。

称,黎巴嫩经历着该国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抢银行”这样的暴力事件越来越普遍。今年8月,42岁的送餐司机巴萨姆·阿什利·侯赛因带着猎枪和一罐汽油冲进银行,劫持了10名人质。他在这家银行有21万美元存款,急需取出存款给患重病的父亲治疗。

与警方进行了7个小时的谈判后,侯赛因决定投降。他的律师称,作为交换条件,银行同意支付给他3.5万美元“救命钱”。侯赛因的妻子在银行门外告诉媒体记者,他“做了他该做的”。侯赛因的兄弟说,他是个“正派人”,只是“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自己的东西”。

侯赛因被警察带走时,许多旁观者对他表达了支持。在社交媒体上,人们说他堪称“英雄”。

人权观察组织称,自2019年10月以来,黎巴嫩货币已经贬值90%,通胀率飙升至890%,大多数平民难以获得食品、水和医疗保健等基本资源。联合国的数据称,由于燃料短缺,该国面临大面积停电,医疗保健系统处于崩溃边缘。人权观察组织称,黎巴嫩一些地区每天停电长达23个小时。

NPR称,2019年以来,黎巴嫩的银行就对个人提取外币实施严格限制。随着经济“螺旋式下行”,该国“四分之三的人口陷入贫困”。

拉米·拉杰目睹了8月的那次“抢劫”,他告诉,它极具象征意义,是“广泛的经济崩溃的前兆”。

“它揭露了一场持续已久的危机。一直以来,精英们把解决方案推到一边……这带来了挫败感,人们渴望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他说,他能理解人们的感受,但这并不意味着公众应该赋予劫匪“英雄”的头衔。

银行客户经理纳得因·纳卡尔回忆称,哈菲斯和其他“入侵者”在银行里到处泼汽油,称不给钱就要“杀人放火”。哈菲斯否认了这种说法,说她唯一的目的是“获得自己的权利”。

“存款人抗议”组织的科尔奇德认为,和谴责哈菲斯相比,人们更该批评无所作为的社会精英:“政府没有储备,没有复苏计划,导致人们别无选择……他们工作了几十年,现在连一瓶药都买不起。”

拉杰是两个孩子的父亲,目前和家人留在贝鲁特。他告诉,他还不打算像许多绝望的同胞那样逃离,但他对未来并不乐观。

“你能感觉到那种气氛。我不想说那是绝望,但有很多愤怒和抑郁在其中。这种氛围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似乎看不到尽头。”他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